壽終一定要正寢

 

傍晚的公園裡孩子們嘻笑奔跑的玩著各種遊戲器材,難得的放假空檔可以享受和女兒的親子時光,正想著待會要去哪吃晚餐時,手機的鈴聲突然響起,接起電話後電話那頭傳來的是著急恐慌的語氣請問妳是呂小姐嗎我爸爸快不行了,我們剛把他從醫院帶回家,妳能趕快過來嗎?」

 

一進門映入我眼中的景象到現在我還無法淡忘,一位即將臨終的病人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痛苦的哀嚎,旁邊有著哭成一團的家屬以及忙著準備物品的親友,因為這是一個轉介紹的陌生案件,事前家屬也沒有找我做過臨終諮詢,所以我對所有的狀況一無所知,詢問過家屬之後才知道病人是大腸癌合併全身轉移,早上醫院通知病人所有維生指數都在下降,因為病人的臨終心願是要回家,於是在家屬的要求下醫院為病人打了強心針,讓他能留住回家的那一口氣,當聽到癌症合併全身轉移及打了強心針這件事之後,我暗暗倒抽了一口氣。

 

大多數的臨終病患都會希望能夠回家,回到那個充滿著回憶及感情的熟悉地方再看一眼,有時即使病患本身沒有提出要求,但不少家屬仍有回家斷氣才是壽終正寢的傳統觀念,可是,並不是每一種臨終的狀況都適合回家,以我前面提到的這種狀況來說就不適合,癌末全身轉移的痛苦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但是當決定回家的那一刻,止痛的藥物停止了,強心針打了,剩下的就是回家等強心針的藥效退除,病患才能緩緩的嚥下那為了回家的最後一口氣,從病痛的軀體中解脫,這個過程要多久沒有標準,就像那天我們足足煎熬了五個多小時,病患才停止了心跳和呼吸,為什麼我用煎熬來形容那幾個小時中,也許是因為身體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也許是因為知道即將要永別親愛的家人,病患除了停不了的痛苦哀嚎之外,眼角流下的是止也止不住的淚水,而一旁的家屬們除了無助的眼睜睜看著他痛苦之外,什麼也做不了,中間一度想把病患送回醫院,但醫院在電話中的回覆是就算送回來我們也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強心針藥效退,那時家屬跟我說他們好後悔好後悔,早知道狀況會是這樣他們就不會做這種決定。

 

曾經我也身為家屬,我的爸爸在臨終前也曾提出想要回家的要求,我和家人們也曾陷入天人交戰的討論和掙扎,但是理智上我們都知道爸爸的狀況不適合回家,留在醫院是對他最好的選擇,於是,我們告訴他,我們大家都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師娘看過很多為了回家而產生的各種狀況,狀況真的不適合時,真的不要徒增臨終病患的痛苦,想回家其實也有別種方式,科學告訴我們,人斷氣後聽覺是最後消失的,我們可以在辦好手續離開醫院後,請接體車在住家附近繞一下,告訴往生親人,我們帶他回家了,這樣的方式也許不完美,但是至少無害。

 

 

 

創作者介紹

師娘眼中的人生大事

Joanna 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